我們的一生花很長的時間與心力處理「生」的問題,
卻只有很短的時間處理「老病死」,
甚至,也有人抵死不願意面對這無人能免的終極課題。
然而,不管願不願意,無論如何掙扎、號叫,
「老病死」聯合帳單終會找上門——先找上我們的父母,再找我們。大約從四、五十歲開始,我們得先承接父母的帳單,
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和著肝腸寸斷、甚至滿腹怒火付完了帳單,
接著,輪到自己的了。

完整的人生應該五味雜陳,且不排除遍體鱗傷。

老,是一門高深奧妙的學問,必須學習。

什麼人生什麼病,不可臆測,也不重要。重要是,生了那種病,你變成什麼樣的人?

當我們大大方方地談論死亡,彷彿收回本來就屬於自己、最重的那一件生命證據,意謂著,我們強壯到能自己保管了。
我們的生命,是他人死亡之延續,來日,我們的死亡也將啟蒙他人。
生是珍貴的,死也是珍貴的,生只有一回,死也只有一次,我們惜生之外也應該莊嚴地領受死亡,禮讚自己的一生終於完成。
--出自簡媜《誰在銀閃閃的地方,等你:老年書寫與凋零幻想》一書

看見光亮行政助理 佳瑛
資料暨圖片來源:博客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pelightservice 的頭像
hopelightservice

看見光亮心理諮商所

hopelightserv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