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4be45b4759e3ef287290ec57d264e7  

曾經讀到一首不錯的詩,很受啓發,寫在這裡和大家一起分享:

於是,當你遭遇挫折時,我不會立刻要你振奮,
我會,陪你一起,去感受你的挫折,
因為,挫折,是生命的一部分,
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於是,當你含著悲傷的淚水,
撫著胸口說「痛」時,
我會,默默地、凝視著,你的痛,
去感受你的痛。
如果可以,我會,輕輕拍著你的背,
撫慰那個痛……
於是,當你發現自己過去的閃亮時刻(獨特經驗),
笑開了臉時,
我會,跟著你笑,興奮地問:
「你是怎麽辦到的?」
於是,當你找到自己的力量、感到躍躍欲試時……
我會,跟著你振奮開懷,與你一起,
享受內在力量的滲透與飽滿。(註)

我們很多人都為外境所苦,每天的生活中總是有那麽多不如意的人、事、物出現。而我們所在乎的人,卻又往往不按照我們想要的戲碼演出,讓我們備感失望。我的新浪博客、網站和信箱總是會出現很多內心脆弱的人,絮絮叨叨地訴說自己的痛苦故事,然後來求助:「我該怎麽辦?」

很遺憾的是,生活的重擔或煩惱只有我們自己能扛得起來,別人無法為你分憂解難。就像食物進了你的嘴裡,你需要自己咀嚼和吞咽,沒有人可以代替你做。可是很多人的內在肌肉不够,空間不够,真的沒有能力去承擔這些令人煩惱憂心的重擔。

怎樣才能有足够的內在力量,從容面對生活中出現的困境呢?我的經驗是,把生活中每件不如意的事都看成是來幫助我成長的功課。我硬著頭皮去接納自己不喜歡的事(飛機誤點、家裡的東西壞了、小孩生病),當我從勉强接受到誠心接受,再到淡然處之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內心的力量就增强了,空間變大了,因為我的呼吸順暢,內在感覺到了更多的自由。

每發生一件事,我就問自己:「這是來教導我學會什麽功課的?它將如何讓我的生命變得更完整、更有力量,讓我更坦然無懼地生活?」

舉個例子,有一次,我正在出差的愛人打電話跟我說,他昨晚在招待客戶時,盛情難卻之下喝了幾杯酒就醉了。當時在電話的這一端,我氣得說不出話來,因為他身體不好,血糖超高,脂肪肝嚴重。醫生交代他一口酒都不能喝,尤其是醉酒,喝醉一次就等於爆發一次肝炎。我當時就告訴他:「我現在不想說話了。」接著就掛了電話。

然後我就開始了內心的交戰,感到非常憤怒。我仔細地看進自己的內心,找到這份憤怒之後的恐懼,這恐懼是來自我的不安全感,我很怕他身體不好,早早就離開我,或是造成我們生活質量的負擔。但是轉念一想,我是上帝嗎?我能知道這一切最終是如何呈現的嗎?也許先走的是我,我怎麽能够判定我們之間的緣分究竟有多久、有多長呢?

這一切都不在我的手中,我卻狂妄地想要掌控它。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許很長,也許不長,但是我的憤怒和怪罪,只會為我們的關係帶來緊張。我為什麽要為他的健康負責?他是個成年人,他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,而我要負責的是我自己內在的需求和期望。我需要他永遠健健康康地陪伴我,這是真的嗎?當我需要一件我自己其實一點都無法掌控的事情時,我的內在就是軟弱的、無力的。我不願意去承擔這份恐懼,所以投射到他身上去責怪他,要他改變他的行為,好讓我心安。啊,多麽自私、愚蠢又傲慢的行為!

當我看到這些時,我臣服了、放下了。把它交給老天,交給那個最高的力量。我和這個力量聯結,祈求它給我內在的平靜和安寧,讓我感受到自己是安全的。逐漸地,我真的感受到無論未來發生什麽事,我都會好好的。我感恩老天給我這份信任和交托,而此刻當下,我只需要好好享受眼前所擁有的一切。

以上的經歷,其實是我以前很多經驗和教訓累積下來的成果。曾幾何時,我也是對老天的安排和生命中發生的事有很多的抗拒和不滿,想盡辦法用自己的力量去改變、改善我不喜歡的處境。到最後,我累了,實在無能為力了,只有臣服。臣服之後,我發現原來生活可以這樣海闊天空。原本以為自己會承受不了的事情,其實一點都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麽嚴重、恐怖,因此我逐漸發展出了對宇宙力量的信任和信心。

很多人借由虔誠的信仰發展出了信任和交托的心,他們是幸運又有智慧的。而也有人是像我一樣資質駑鈍又頑固的,所以必須像鑄鐵一樣,經過千錘百煉,才知道自己的抗拒是徒勞無功的,這才會願意接受鑄鐵匠(老天、宇宙)的安排,把我們鑄造成它想要的器皿和模樣。

註:這首詩叫〈於是,當你〉(when),摘自華德福教師的祈禱文。華德福是德國人,創立華德福森林學校,以人本精神著稱於世。

摘自 愛到極致是放手 / 張德芬  / 啟動文化出版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pelightservice 的頭像
hopelightservice

看見光亮心理諮商所

hopelightserv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