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.0609  

我們似乎太習慣以「思考自己想要什麼」,
來定義人生的價值,
直到「經驗自己不能失去什麼」,
才回過頭來發現人生真正重要的價值。

老朋友在外商公司上班,幾個月前收到公司的調動令,即將被派遣到日本進行半年的職訓,回國後前途將一片光明。

我去機場送機的時候,看到她那不多話的先生,默默地推著妻子的行李走在她身後。我和她熱情地道別,心裡卻很想問這對夫妻,要分開半年的心情是什麼?

我和這位朋友認識許久,她一向聰明、機靈,開始工作後更是優秀,精通多國語言、努力考取各種證照,甚至常在工作之餘參加各種心靈成長課程。

她總把自己的人生規畫得很圓滿,預計半年後回國,也許就能升上處長的職位。

只是,她和先生結婚也好多年了,想要生孩子卻一直未能如願。關於「不孕」這回事,她和先生尋訪過許多名醫。身體結構上看來都正常,最有可能的原因便是「精蟲數不足」了。於是她嘗試過幾次人工受孕,卻始終沒有傳出好消息。

她自己有個不甚美滿的家庭,所以更希望能夠養兒育女,完成幸福的家庭夢;因此對於這樣的結果,她其實偷偷埋怨著先生。久而久之,不知道是因為先生感受到這股怨氣,卻不知該如何解決,或者是幾次失敗的人工受孕讓兩人之間的房事變得過於緊張,她的先生漸漸變成現在這種不多話的樣子。

朋友到日本後,常常寫email給我,一方面問我台灣這邊的狀況,一方面會寄來她在日本拍攝的照片。我發現照片中的她,原本戴在左手無名指的婚戒不翼而飛,向她問起,她說:「在不同的國家,想讓自己用單身的心情,來面對新的生活。」

她去日本幾個月後,我參加了一個心理成長的訓練課程。在一個活動中,帶領的老師發給我們幾張紙,讓我們在上頭寫下生命中重要的五項價值,並且將這五項價值排出優先順序;然後要我們互相觀摩,看看彼此寫下的是什麼。

我在團體中繞著圈子,欣賞別人寫下的價值,其中包括:成就感、金錢、家庭認同、人際關係、競爭力、靈感、自我成長、自由……

回到座位上後,帶領的老師要我們向寫著第五名價值的那張紙說再見,接著用力地把它揉掉,想像你從此以後人生再也不會有這項東西。之後,再揉掉第四名的價值、第三名、第二、第一……

團體中一聲聲驚呼,有人搖頭,有人嘆氣,有人大聲喊不。

還好,在那之後,帶領老師又讓我們重新將揉掉的紙撿回來,打開、細細觀看,然後重新排序。大家的排序幾乎都和原先不同。

多麼奇妙的感覺,我們似乎太習慣以「思考自己想要什麼」來定義人生的價值,直到「經驗自己不能失去什麼」,才回過頭來發現人生真正重要的價值。

我把這段話和遠在日本的老朋友分享。視訊的那一端,她猛點頭表示同意,但她也說:「可是,思考自己想要什麼還是比較容易。」

「那妳想要什麼?」我問她。

「我想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我想要存夠多的錢,我想要自己的人生有進步、有成長,我更想要我的老公能跟我一起進步、一起成長。」講到這裡,她開始有些生氣:「可是他就是不。」

「當我對自己的內在了解愈多,就感覺他似乎愈不能了解我;當我愈走愈前面,就感覺他總是原地不動,然後我們的距離就愈來愈遠。」她肩膀落寞地垂下,露出難得的無奈:「也許我不是不能失去什麼,而是根本沒有擁有什麼。」

剩下幾週的時間就要回台灣了,老朋友說,她卻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回到那個婚姻關係中。

幾天後的晚上,我接到她從日本打來的電話。電話中是我極少聽到的慌亂語氣:「怎麼辦,他出車禍,他出車禍,我該怎麼辦?」

她的先生騎車時在馬路上和卡車擦撞。「都是我不好、都是我不好,怎麼辦?他真的對我好重要。」在電話的另一邊,她悔恨地覺得是自己拔下結婚戒指造的孽,還急忙尋找自己的結婚戒指:「我明明記得放在這裡,怎麼找不到?怎麼辦?」

實在沒辦法再聽她嚷著「怎麼辦」,我撥電話到她家裡詢問狀況,接電話的正是她的先生。

掛上電話,我實在覺得又好氣、又好笑,明明只是一大片的擦傷,電話裡的她卻哭得像已經進了加護病房似的。

日本的來電又響了。我拿起電話向她說:「妳冷靜一點好不好,他只是擦傷而已,藥也上了,已經沒事了。」

這次我聽到的是她喜極而泣的聲音:「我是要跟妳說,我找到我的結婚戒指了。」我這個女強人朋友,一邊說、一邊哭:「我以後不會再隨便拿掉結婚戒指了。」

原來,那象徵婚姻的戒指,並不只是一個外在形式的束縛,其實也代表自己已擁有一個想要終生廝守的人。

曾經,在愛情的絢爛回歸生活的平淡後,我這女強人朋友將自己放逐到日本,想要尋找生活中更多的擁有。在這個尋找的過程中,我想,她最終一定體會到了自己早就擁有,而且不能失去的是什麼。

而明白自己不能失去什麼,則讓人找到生命中真正的價值與幸福。

---摘自 許皓宜《在愛情的四季裡,妳依然可以做自己》一書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pelightservice 的頭像
hopelightservice

看見光亮心理諮商所

hopelightserv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