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.0822  

長期從事心理諮商工作的我,在偶然的機會,與藝術家開啟了不同思維的合作。
以下我想透過文字的整理,來說說在過程中,我對「諮商」與「藝術」兩個不同領域,卻想共同激盪火花的觀看:

心理諮商對一般人來說,多數是陌生不解而且有距離的。
但心理諮商的內涵,對我而言,則是一種生命的必須,
簡單來說,就是找到適合的人與情境,讓人在其中可以好好地說心裡的聲音,如此而已。
幾乎沒有人會想真的隱藏自己,隱藏只是不覺得安全或失望而已,人們在天生的渴望中,都是想要能聽見自己(也被聽見)、看見自己(也被看見)的。
這,就是心理諮商在做的事:讓人的聲音可以出來,也許是快樂、也許是苦、也許是熱情渴望、也許是煩悶,總之的,對人有意義的,都是。

只不過,在我們的整體文化中,要真實地表達內在聲音,仍有著一定難度。
除了不習慣之外,也害怕說了之後會不會有糟糕的事發生,所以就悶著了。
心理諮商就是在創造一個情境氛圍,從讓人可以鬆開一點開始。

用「語言」、用「說」來跟人互動理解,是諮商中最常用,不代表是唯一的方式。
邀請藝術創作加進來合作,就是想透過藝術的媒材及表達形式,讓人用非語言的方式跟自己接上,邊醞釀藝術創作時,
其實也就是在整理心裡的感受、畫面與聲音了。
相較於語言,藝術創作是偏向直接、獨特卻又含蓄的展現。

所以我說的是「合作」,從不同路徑來走,但最終都是通往心裡的畫面,藉此理解那個「聲音」在表達什麼。

諮商師理解人,靠的是訪問與對話,從「語言」來理解人。
藝術家理解人,靠的是創作歷程,從「畫面」來理解人。
很大的不同是,我一定得要聽人「說話」才可以跟人連上;
而藝術家夥伴則一定要看到「畫」才行。
融合的過程中,心理諮商與藝術創作兩領域的結合就是,
一定要說話,也一定要創作畫面;就是在說話與畫面創作兩種不同形式裡,去看見更多一點的自己。

這樣的合作,並不是理所當然的結合,中間對於非自己專長陌生的領域,都需要打開更大的空間去理解對方的概念想法。
但我們也在過程中,學習了可以豐富人、滋養人得更多可能性。
生命,就因這樣的可能性更顯得生動與美好,即便最初是從陌生開始。

雖然最初的合作,要花的力氣其實是比我們各自單獨工作來得大,但我卻喜歡過程中的激盪,
讓我透過跟一個很不同思維觀點習慣的專業工作者,
真正的去實踐我所理解的敘事哲學,就是好好地理解人、去看見對方的在地性,
並且互為主體的表達心裡的聲音,然後為共同想去的方向一起努力。

看見光亮心理諮商所 黃馨慧諮商心理師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pelightservice 的頭像
hopelightservice

看見光亮心理諮商所

hopelightserv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