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 Dozen從機械工程跳入傳統的手工製作,

一切起因只因為想要「做自己要用的東西」,學機械出身,卻想要做機械無法做到的事。

Dozen說:「真正重要的東西可能很簡單,但只有人能完成。」

他想要在手作中,尋回人的精神。


「老木頭是有靈魂的」,

Dozen說:「從木材場買來的工業規格的木板只是片樹木的屍體,但是老木頭不一樣,它被加工過、被塑型過、被使用過,有著歲月的痕跡與味道。」

撫摸摩挲著每一塊老木頭時,可以感受到背後不同的故事。

「當它們被重新切割、打磨、加工之後,就好像年邁的長者重新幻化成為一個個新生的小baby。」


【摘自Shopping Design,第41期】

hopelightserv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