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沒有關係,卻又如此靠近,
我們如此陌生,而妳卻如此敞開,
你有求於我,因此付費予我,
而你卻是自己生命的專家與主人,
停止這場交易的同時,
關係....也隨之結束,
是誰的悵然若失,
個案的?諮商師的?
面對關係誰又能如此決絕?
如果沒有關係,你又何必信任於我,
諮商關係是一個非常弔詭的,富含倫理議題的,
沒有標準答案的...
 
諮商教科書翻開,不免讀到""與個案建立關係"
隨之提到建立關係的幾個要素,
不外乎是傾聽,尊重.同理...,接著細分這些內涵。
而在實務現場,有時候才會面一兩次的當事人,
掏心掏肺地說著他們的故事,愈說愈深..
有時候我會讀到語氣中的抽離,
看到他在敘說苦難時的一抹笑,
有時候我會讀到當事人只是覺得自己應該要據實以告,卻尚未做好心理準備的勉強。
 
坐在我對面的人說"因為你是心理師,所以ok"
我問"是呀!確實我是心理師,但同時也是個人,
當我這個活生生的人坐在你面前時,
而你對著我這個陌生的人說出那麼多內心話的時候,那個感受是什麼?"
 
是呀!是個心理師,
然而專業技巧及學派,
是裝備,但不是框架。
 
於是,當事人從敘述事件,轉而回到內在,
也回到當下,就是教科書上寫的 here & now,
以及在我們之間他永遠可以選擇何時,
何種形式來表達他的真實,
他不用為我負責,覺得應該說些甚麼,
我不用急著為他做些甚麼,
或是硬拉她硬要他看見甚麼,
而往往神奇的是...
改變往往隨之而來,像小徑的水一樣緩緩流動,
沒有氣勢磅礡,卻滋潤了乾渴的內在,
是我與當事人共構的現場,寶貴,絕無僅有。
 
多年前,曾有一次和一個談了許久的個案即將結案,
用了一個隱喻,我說..
我像是一個拐杖,你站不住時怕壓垮別人,
於是找到了我,
但你不知道我堅不堅固,撐不撐得住你,
因此你反覆測試,
安全了,才敢用拐杖來支撐身體的力量,
我見證著你一步步向前走,
也見證著在痛苦中的堅持與力量,
如今,你走得很好,
同時,你也會發現放在拐杖上的力量愈來愈少了。
個案哭著說"老師,你說自己是拐杖太卑微了啦!"
我笑說"不然你覺得是什麼?拐杖被踐踏才卑微吧!
我感受到你對我的尊重和珍惜,不卑微"
於是他說他有天希望也能成為別人的枴杖,
微笑珍重再見後,我能望著他輕快且獨立的背影,
這樣的過程很美好。
 
 
看見光亮心理諮商所 許惠雅 諮商心理師

hopelightserv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